當你老了沒有伴的時候……(句句戳心)

死亡也許是免費的,但它是用一生換來的。

————曼利厄斯

看過一篇關於死別的軟文,柔中帶剛的主題,猶如一根突然浮出水面的魚刺,不經意間就扎得你生疼。

那句尖銳的話,似帶著無辜的傷感,"我先走了,你該怎麼辦?"

是啊,如果有一天說好陪你白頭的人,突然先行離去;如果有一天,你老的沒了伴,世界上的角落到處被孤獨填滿,那樣的生活你想過嗎?

Advertisements

盛夏的傍晚,路過小區的濃樹蔭下。有幾個老人坐著板凳,晃著蒲扇在聊天。

只聽一個穿唐裝短衫的大爺問一個大娘:"狗也是你在伺候嗎?"

大娘沒好氣地說:"還沒人伺候我呢,我才懶得伺候它"。

接著一聲嘆息,抱怨著說自己每次洗過的碗,媳婦還嫌不幹凈都會重新洗一遍。

大爺像是誤解了她的意思,又像是故意安慰她,"讚歎"著說"你就不要洗乾淨,以後就再也不用你洗了"。

大娘委屈地說:"我不是那個意思,是我覺得洗的挺乾淨的,人家嫌不幹凈"。

然後一頓絮絮叨叨的傾訴。

漸漸走的遠了,聲音便也聽不見了。

不用猜也知道,老太太是跟兒子同住的吧。聽她那哀怨的語氣,定是住在一起的日子並不開心。

很可能老伴已經不在了,所以有了委屈也不過說與老鄰居。

Advertisements

而老鄰居的生活"智慧",讓人大跌眼睛,如果與家人也如此勾心鬥角,幸福美滿談何而來呢?

Advertisements

當然,婆媳關係是個千古難題,暫且不在此不懂裝懂了。

但單身老人的空虛落寞卻是顯而易見的。

想到每個人都會老去,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,只不過是人們理想的期翼。

大千世界,又能有幾個老兩口同時入棺?大多數尋常的人生,暮色晚景都逃不過"梧桐半死清霜后,頭白鴛鴦失伴飛"。

每個人精壯之時,都會以為生命和日常勞動,是我們唯一可靠和親近的東西,死亡是遙遠的。

而事實上,中年與暮年並沒有十分醒目的界限,時光總是在不經意間就催人白頭。

Advertisements

對於老年夫妻而言,每一次注視,都可能是永別。

想起自己的姨,就是在猝不及防的光陰里,不到60歲就沒了伴。

本來姨夫生病住院情況穩定,修養一段時間后,是打算次日出院的,姨也在家裡忙著收拾準備迎接姨夫回家。

卻不想姨夫在去醫院廁所的功夫,一頭栽地,再無生還。

這樣的晴天霹靂,幾乎把所有的親人擊倒,而最痛苦的當然是姨了。

可是除了默默承受又能有什麼辦法啊。

毫不留情的離殤,不管嚎啕大哭還是沉默不言,都已不能挽回生命毫釐。

那些昏天黑地的日子,姨瘦的不成樣子,話都沒了幾句。

等好容易緩過勁來,卻是對孤獨的不適與排斥。

她總是忘了姨夫已去世的現實,有個什麼事還會像往常一樣,喚著姨夫說與他聽。

話一出口,只有滿屋子空蕩的迴音,那種可怕的安靜,會讓姨驀然驚醒,姨夫是真的不在了。

是真的,永遠都不在了。

Advertisements

死不是死者的不幸,而是生者的不幸。

雖然子女也會隔三差五探望,讓她把房子掛在58同城上租出去,搬過去和他們一起住,姨卻不想拖累他們,只能故作平靜安好。

世間太多的苦楚,是無法說與人聽的,說了,別人也不會真的懂。

那個說了能聽懂,能讓自己放輕鬆的人,除了老伴別無其他,而老伴卻再也不會陪伴她了。

從此,姨的餘生便只剩下無盡的孤獨與寂寞。

Advertisements

村上春樹說,死並非生的對立面,而作為生的一部分永存。

雖然回憶的確是永存了,但卻無法讓人釋懷,因為明明是兩個人的回憶,卻只能一個人去回顧。

Advertisements

一人一半,是伴。一人一口,是侶。伴侶就是每天一起吃飯的兩個人。

而沒有了伴,註定飯桌上只剩下自己孤單的碗。

我家這座老式的樓坐,也有幾位孤獨的老人。

大都是自己獨居。

也只有年節里能聽到他們房門的熱鬧,兒女們帶著吃食來看他們,然後一頓飯的功夫又是送下樓的聲音。

短暫的熱鬧之後,家裡又是死一般的靜寂。

與清凈的老人形成鮮明對比的,是一對剛買房子的中年夫妻,他們的房間里總是吵聲震天。

這對中年夫妻,剛搬來不久,有個上初中的孩子。房子也剛做過精裝修,本來是嶄新的生活剛剛開始,卻是三天小打,五天大鬧。

一旦吵架,總能聽到那麼多的恨與埋怨。

惡狠狠的語氣,恨不得對方立刻暴斃在自己身邊,方才痛快解氣。

日子在冷戰與熱吵中交替進行,沒完沒了,不知道幸福是否還會來敲門。

或許等他們老的白了頭,或許等老的沒了伴,他們才會後悔現在的執迷不悟與任性蹉跎。

只是不知道這些被扭曲的時光,會不會在未來原諒他們?

而那幾位已經沒有了伴的老人,不知道他們年輕的時候有沒有爭吵過,卻註定現在想吵都無從下口了。

當你老的沒了伴,曾經兩人走過的路,看過的風景,吵過的架,伴過的嘴,吃過飯的碗筷,枕邊的氣息。

統統一切生活的細節,都只能永遠地變成了回憶。

而且那些缺憾永遠不可再彌補。

身為凡夫俗子,有幾人能做到魯迅說的,"我對著死亡有大歡喜,因為我藉此知道它曾經存活"?

只有經歷過老的人,才能明白伴的重要。

那個陪你共賞潮起潮落,共度花開花謝的人,註定只會是你的伴。

浪漫只是愛情的宣言,陪伴才是愛情的承諾。

所以有生之年,能牽手就別鬆開,能擁抱就多溫暖一會。

相愛過的人值得用一生去珍惜。

參考來源:www.toutiao.com


你可能會喜歡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