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字深情!父親用10年「120封家書」喚回浪子 54歲換他帶著尿壺「推91歲父親」看世界圓夢

對於父母,我們常說:「世上最美好的事是,我已經長大,你還未老;我有能力報答,你仍然健康。」


叛逆的兒子曾經漂泊異鄉,老父親用120多封家書將他喚回;父親老了,年過五旬的兒子為滿足91歲父親的願望,用輪椅推著父親看世界,從高山到大海,從國內到國外。

長沙54歲的謝福平和91歲的老父親謝誠直的故事感動了很多人。

謝福平和謝誠直

Advertisements


母親的臨終遺言讓他心難安

「可憐天下父母心!這句話我體會太深。」

謝福平說,對於父母他一直是心懷歉疚的。

謝福平家有四兄妹,他排行老幺。按他自己的話說,年輕時不懂事是個浪子多年沒著過家。當時年近古稀的父親謝誠直為了將他喚回來,在十餘年間堅持每個月給他寫信,再拄著拐杖走到離家一里多路的郵局寄出去,風雨無阻,一共寄出了120餘封信。

浪子回頭金不換。回家後,謝福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父母接到身邊來照顧。然而,幾年後,「子欲養而親不待」的遺憾就來了。2012年,謝福平的母親因癌症去世,臨死時對他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:「這輩子很遺憾,活到78歲最遠就只去過廣州。」

這句話對他觸動很大。


母親去世後,他80多歲的父親更加顯得鬱鬱寡歡。謝福平說,父親是參加過抗戰的老兵,從槍林彈雨中倖存過來,又和母親在物資匱乏的歲月里將他們四兄妹帶大,非常不容易。母親已經帶著遺憾走了,他很不忍心辛勞一生的父親,在寂寞空虛的時光里耗盡最後的生命。

Advertisements

「爸爸,我們帶你出去旅遊怎麼樣?」謝福平還記得當年第一次跟父親說起這個提議時,老父親眼睛里瞬間迸射出的光彩。

帶著80多歲的高齡老人出門旅遊,出了事怎麼辦?謝福平的建議遭到了哥哥姐姐的質疑和反對。不過,謝福平的堅持最終讓哥哥姐姐們妥協。幾個兄妹商定共同分攤費用,由謝福平帶父親出行。2012年5月,在母親過世一個月後,謝福平帶著父親出發了。

帶著尿壺提著輪椅帶父親看世界

Advertisements

他們出行的第一站是香港和澳門,因為謝福平的二姐在香港,方便照應。

出發前,謝福平請醫生對父親的身體狀況進行了評估。然後帶上尿壺、救心丸等物品和妻子推著父親坐上了去往深圳的高鐵。

從長沙到深圳,三個多小時的高鐵車程。一路上,謝福平心裡其實也有點忐忑,擔心老父親能否堅持住。意外出現在過涵洞時。謝福平發現,只要列車一進入涵洞,父親臉上就出現痛苦的表情。一詢問,原來是過去戰爭的經歷讓老人對黑暗的洞穴有條件反射式的恐懼。而幾千公里的行程,還要經過很多涵洞,怎麼辦?謝福平很快想了個辦法,在列車進涵洞前,把手機打開,以分散老人的注意力。這招果然見效,老人逐漸適應了。


到了香港,謝福平和家人推著輪椅帶老人逛維多利亞港,又從香港坐船去澳門。令人大感意外的是,老人家一路興奮,連暈船的狀況都沒有出現。這趟旅行大大堅定了謝福平帶父親出遊的信心。

Advertisements

此後,只要天氣晴好,在省內的短途旅行,謝福平和家人常常是開著車,帶上父親說走就走。長途旅行則根據父親的身體情況,一年計劃兩到三次,一般會選擇跟團。從2012年至今,謝福平先後推著輪椅帶著父親去過北京、珠海、深圳、北海、還到了台灣以及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泰國。行程長則十多天,短則四五天。

出門在外,舟車勞頓,辛苦自不必說。更何況帶著的是一個坐著輪椅的老人。謝福平的妻子李平正說,有年冬天,他們帶著老人在北京旅行。每到一個景點,謝福平都要搬著輪椅帶著父親上上下下。爬長城時,為了讓老人有更好的體驗感,他們扶著老人走一段,再搬著輪椅上去抬老人下來。「當時北京很冷,他棉衣裡面只穿件短袖背心,前胸後背都是汗濕的。」

Advertisements

在泰國當地人都爭相和老人合影


90歲出遊老人成為稀罕的景點

旅遊給老人帶來了什麼?一個星期前,他們剛從北海旅遊回來,這兩天受換季溫差的影響,老人感冒住院了。不過,看上去老人精神仍然不錯。當謝福平湊近父親耳朵說要帶他去美國時,老人高興得「嗯、嗯」地直點頭。


Advertisements

謝福平給記者翻出了一大摞帶著父親旅遊時拍下的照片相冊。照片上,91歲的謝誠直帶著米白色的窄邊休閑帽,神采兮兮,完全看不出是個九十多歲的老人。

謝福平每次帶父親出去玩,父親都特別高興,精神頭十足。跟團旅行,有時候早上要起得特別早,但一聽到叫早,老人眼一瞪就醒了,特別好玩。在台灣參觀101大樓,站在樓頂他們都不敢往下看,老人就哈哈地笑話他們:「你們還不如我呢!」


在北海,謝福平和家人帶老父親吃海鮮,90多歲的老人胃口大開,吃完一整條魚還意猶未盡。一路上遇到的遊客都像稀罕寶貝一樣圍觀老人,紛紛求合影。

謝福平說,平時父親在家沒事就翻看旅行時的照片,父子倆有說不完的話。因為孝順和睦,今年謝福平一家被街坊們推選為「孝老愛親明星家庭」。

「我母親走的時候,我和我老婆是有遺憾的,現在對我父親,我沒有遺憾了!」謝福平說。
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